首页 热搜新型 关注要闻 VR视点 话题日报
主页 > 热搜新型 >李若凡 香港未现大规模资本外流 >

李若凡 香港未现大规模资本外流

李若凡 香港未现大规模资本外流

香港政治不确定性自7月起升温。此外,8月初中美贸易战再次升级,导致人民币于8月份对美元贬值逾3%。这些负面因素叠加令疲弱的香港经济雪上加霜,并导致市场担忧资金大幅流出香港。

儘管如此,到现时为止,社会动荡所造成的影响主要集中在运输服务业、旅游相关行业、零售业及房地产业。就金融市场而言,影响相对轻微。自7月2日以来,恒生指数一度累跌逾10%,且香港股市市值一度收缩约5000亿美元。不过,股市的回落除了受到本地政治因素影响之外,也受中国经济增长放慢、人民币贬值及贸易战升级的拖累,因为截至2018年底,中资企业佔恒生指数的比例达52.9%。

5指标看资金流动

除了股市回调外,笔者尚未有见到资本大规模外流的迹象。至于判断香港资金流动的指标主要包括以下5个。第一,美元兑港元的现价。7月份,政府宣布暂缓修订《逃犯条例》,加上百威取消IPO,令港元流动性渐趋宽鬆。这鼓励套利交易回归,从而带动美元兑港元滙价由7月的低位(7.8下方)反弹。儘管如此,自5月以来,美元兑港元并没有再次触及7.85。

第二,银行业总结余。由于过去几个月内港元没有触及弱方兑换保证水平,金管局无需进行干预。因此,银行业总结余自4月以来一直稳定在540亿港元左右。

第三,美元兑港元远期点子(反映市场对港美息差的预期)。近期,市场对美国联储局减息的预期升温,拖累美元利率下行。相反,本地社会问题令资本流出风险升温、中美贸易战再度升级及人民币贬值,这3项因素叠加导致港元利率高企。因此,投资者对长期港美息差倒挂的押注,令12个月美元兑港元远期点子自7月中以来一直维持在溢价水平。

此外,短端远期点子亦不时上升。不过,投资者并没有进一步推高长端远期点子。此外,短端曲线的上行情况亦不会延续超过一星期。9月4日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后,12个月美元兑港元远期点子更由正115下跌至0,而短端曲线亦下跌至更深的折让水平。这强化了笔者的观点,即近期远期点子的上升主要源于资本外流的担忧,而不是实际大规模的资本流出。

南向资金流入港股

第四,南向股市资金流动。由于近期中国内地投资者对沖人民币贬值风险的需求上升,且港股估值吸引,截至9月6日南向资金连续36天录得净流入(共782亿港元),为2017年12月以来最长纪录。根据港交所资料显示,2018年海外投资者(除中国内地投资者)及中国投资者分别佔香港股市交易额的29.5%及11.6%,资金持续由中国内地流入香港股市,或有助抵消外国投资者引致的资本流出。

第五,港元存款。2008年金融危机及2003年SARS袭港期间,港元存款连续几个月录得按年跌幅。至于今年7月份,港元存款则按月零增长或按年续升3.4%。这证实目前资本外流风险依然可控。

庞大外储支持联滙

其他方面,在全球央行放宽政策及人民币有序贬值的情况下,香港面临的资本外流风险应该不会加剧。在没有大规模资本流出的情况下,渐趋谨慎的套利交易料不会轻易推动美元兑港元至7.85。因此,短期内,笔者预计金管局不会出手干预,而银行业总结余亦不会减少。

当然,即使出现大规模资本流出导致美元兑港元触及7.85,笔者也相信庞大的外滙储备及充裕的财政盈余,将有助香港捍衞联繫滙率制度。具体而言,截至2019年7月,金管局的外滙储备较2008年12月增长146%,至4485亿美元,为基础货币的2.14倍及港元M2的47%。另一方面,香港自2004/05年起持续录得财政盈余,财政盈余对GDP比率在2004/05年度至2018/19年度期间,平均录得3%。儘管8月政府派糖可能导致财政收支出现赤字(15年来首次),惟财政储备料依然稳定在一万亿港元以上水平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